Friday, March 18, 2016

 

別忘了聯合國是個什麼遊戲

總理杜魯多宣布,加拿大將角逐2021年度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席位,讓加拿大「重返世界」。這宣布感覺非常陽光,再加上在二月份月,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訪問加拿大期間,向杜魯多大笠高帽,加拿大真的大有脫離宅國行列,迎向國際社會之勢。不過,在正式爭取的過程中,小杜最好先放下加拿大重新上位是不勝無歸的頭等偉大事業的想法。 

建議放下這種想法,不是說不贊成加拿大爭取重返安理會,而是要先看清楚聯合國是一個什麼遊戲,才能確保國家的利益得到保障。要了解聯合國是一個什麼樣的遊戲,不妨回顧一下加拿大在2010年是如何失去那個席位。

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席位是由會員國票選出來的。換句話說,是一個爭選票的遊戲,而投票者的動機亦不複雜,簡單來說,就是自身利益。當年,在爭取聯合國席位不足1年前,時任總理哈珀曾出訪印度,兩國隨後簽署了核能合作協議,並且在拓展資源及製成品市場策略上,加拿大政府又指定印度為主要市場。但到投票時,印度卻把票給了葡萄牙。箇中原因很簡單,就是印度有野心要爭取成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而葡萄牙又表示會支持。所以,印度選擇放棄加拿大,推葡萄牙入局,動機一目了然。 

另外,當年有阿聯酋的官員四出游說其他國家,不要投票給加拿大。口裡頭的原因,是感受到加拿大沒有大力支持阿拉伯國家,以及加國的貿易政策有「保護主義」,拒絕讓阿聯酋的航空公司加開往返加拿大的航線,阻礙了阿聯酋的商業利益云云。沒有說出口的理由,大概還有加拿大傾向支持以色列的立場。阿聯酋政府投票,是基於加拿大的國際聲譽和貢獻,還是自身的利益考慮?大家心知肚明。 

再者,當年有兩個來自歐洲的競爭對手:德國和葡萄牙。歐洲國家基於自身利益以及歐洲在聯合國的影響力,一般都傾向把票投給自己人。與此同時,同屬北美洲並且在國際很有牙力的美國,基於種種考量,不但沒有為加拿大進行積極游說,甚至有消息指,奧巴馬政府傳令要所有美國外交人員,不參與在一切協助加拿大拉票的工作上。這做法幾乎等同在該次的角逐中放棄加拿大。 

其實在2010年安理會席位投票的前幾天,加拿大經過一大輪游說後,收到135個國家書面支持,以及另外15個國家口頭承諾支持,加起來共有150票。但到投票當日,加拿大在首輪投票中只得114票,第二輪更跌至78票,那些白紙黑字的承諾究竟去了哪裡? 

在2021年的角逐中,加拿大所屬的西歐和其他國家集團(WEOG)裏將會有兩個席位出現空缺,目前已有愛爾蘭和挪威表示有意參選,屆歐洲國家和美國的投票意向,現在還未明朗,有待觀察。 

而除了各國的自身考慮外,加拿大也要付上一定代價。例如按渥太華卡爾頓大學(Carleton University)教授 David Carment 的計算,為了在1999年取得安理會席位,加拿大付出了大約1,000萬大元。不,那不是會費時(會費至少還有個底),而是既然你要上位,就要有所「貢獻」。潘基文上月訪加期間,大讚小杜有「魅力和人氣」之餘,也沒有忘了讚揚加拿大為對抗「伊斯蘭國」而提供超過10億元的發展和人道援助,並且進一步促請加國多給一點,去援助世界上其他的貧窮人口。 

所以,在力爭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席位時,要記得這是個什麼遊戲,別一味的理想主義,也要清楚考慮加國本身的利益和發展。


相關討論
國家受傷時 我們期待領袖展現氣魄
正義超人的手段
國際大戲

Labels: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