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8, 2016

 

違法的自信

溫哥華市議會去年六月通過立例,規管市內如雨後春般增加的藥用大麻店。未能取得牌照的大麻店,必須在本月29日(就是明天)前關閉。不過有多間不獲發牌的大麻店東主已事先張揚,不會理會附例,繼續違法經營。 

前兩天,查問其中一個高調表明會違法營業的東主,與市政對著幹的理據。
「我的店有15,000個顧客,關了門,他們怎辦?!」
 15,000個?你經營的不是「藥用大麻店」嗎?哪來這麼多合資格病人?於是我追問:「他們都有正式的醫生處方嗎?」
「他們都有醫療需要!」
也許是我問得不夠清楚,於是我再問一遍:「我是說,你的藥用大麻顧客都有正式的醫生處方嗎?」
「沒有!」
什麼...
大麻店東主解釋說:「醫生一般都不會輕易開出藥用大麻處方,但我沒有理由不讓有醫療需要的人用大麻,所以我有自己的審查方式。」
「但那合法嗎?」
東主支支吾吾的說了一大堆,大意是現時的法例不太清楚喇!
整個對話過程中,最令我驚訝的不是發現了有人不守法的證據,而是他那份違法的自信。於是在談過了其他的問題後,話鋒一轉,又回到這題目上,問:「如果周六有警員到你的大麻店,發現你無牌經營,拉人封鋪之餘,還要你交出顧客名單,怎辦?」
「無任歡迎!」
 什麼... 我不是已經出了殺著嗎?
「無任歡迎!」東主繼續說:「不過我不認為警方會這樣做,他們過去5年都沒有執法,他們來過不只一次,也沒有給過我麻煩。」

警察不會執法,這大概就是那份違法的自信的堅實基礎。 
有了這份自信,聯邦法例都可以視若無睹,何況區區市府的牌照附例? 

這不是支持大麻合法化與否的問題,而是法治失靈的問題,也是納稅人荷包的問題。
目前溫市有大約140間無牌經營的大麻店,逐間派員發告票和跟進,已經是一大筆額外支出。現時已有4家無牌大麻店入稟法院,挑戰附例,法庭訴訟費又是一大筆。若果再有十家八家提出訴訟,兜著走的不只是市府,更是小市民的血汗錢!還有,現時還有230個新的大麻店牌照申請,眼見市府的無能,索性彷効那些無牌大麻店,自行開門大吉,市府和警方的開支大概也隨之而增加... 

這根本就是個爛攤子,一個法治的爛攤子,一個燒納稅人銀紙的爛攤子! 而歸根結底,攪出這個爛攤子的是溫哥華市府。若果當年跟周邊其他城市一樣,大麻店開一間取締一間,一違法就拉人封鋪,怎會攪到如斯地步?

這筆賬,小市民是該好好跟溫市議員算一算,不過當前急務,是防止爛攤子不斷擴大。而最好的方法,最能打擊那份違法的自信的方法,兩個字:執法。

也許要溫市警方一日之間封掉140間無牌大麻店有點太吃力,但關一兩間該有足夠警力。更重要的是給出一個明確的訊息: 我是跟你較真的!法治不空談的,違法是不應該的,警察是會執法的!從根源踹上一腳,動搖違法者的自信,也許事情會有轉機。

相關討論
叫停違法活動 確立政警威信
那一天,市民的利益受了虧損

Labels: , ,


Saturday, April 02, 2016

 

「他被判了10年,但我的孩子還沒有一個見過10年」

法庭內,一個司機,被重判10年刑期。
法庭外,一個母親,拿著大相簿,向圍觀者說故事。由她的爸爸開始,講到自己的婚姻,接著是3個可愛的孩子,然後,有一天,一個司機,把她3個孩子,一次過奪去了。
「他被判了10年,但我的孩子還沒有一個見過10年。」

悲劇發生於去年9月27日,醉駕司機 Marco Muzzo 在安省 Vaughan 駕駛大型休旅車,撞死祖孫4人。 導致該次意外的原因,是醉酒駕駛。但跟很多其他的致命交通意外一樣,傷痛並不會止於判刑的一刻。也跟很多其他的致命交通意外一樣,悲劇其實是可以避免的。

卑詩保險公司(ICBC)日前公布,於3月份在溫哥華市內開出1600張分心駕駛罰單,平均每日發出罰單逾50張,比平均數高出113%。在2010至2014年,分心駕駛導致年輕司機死亡意外佔22%。而由2006年開始,分心駕駛一直是3大致命交通意外成因之一,在2013年更高踞榜首(29%),比超速(27%)和酒後或藥後駕駛(24%)更高。 

分心駕駛包括在駕駛時進食、化妝等一切令司機不能集中精神駕駛的行為,但令該數字在近年飈升的主因,是在駕駛時使用手機等電子儀器,故在坊間引起了是否因為科技進步過於神速,導致道路更不安全的討論。 

依我看,科技進步神速跟道路安全確是有點關係。現在的資訊科技,有兩個跟安全駕駛有點抵觸的特質。第一,強調以用者為中心,一切都在用者的掌控之中。第二,強調快速,一切是「第一時間」,第一時間收到,第一時間回應。習慣了這兩種特質,只要手機的短訊通知一響,用者就反射性地作出反應,馬上要取手機,第一時間收看短訊,第一時間回應,情況有點像心理實驗的 classical conditioning。

我不是心理學家,無意作出有些手機用者被手機反射性地制約了的結論,只是從日常的觀察中,發覺有不少人一聽到手機有任何動靜,就心癢難耐,管你是在上課、開會還是看戲,都要即使作出反應。當然,有些人比較能客觀了解狀況兼且定力夠,明白到路面情況千變萬化,不會沉溺在一切在自己的掌控中的自信,也不會一聽到手機訊號就反射性心癢。所以說,問題的癥結,還是在於人。 

卑詩省府目前正在檢討有關分心駕駛的罰則是否過輕,研究是否要增加罰款。不過,如果在駕駛時使用手機涉及某種心癮,也許不要把罰則只集中在罰款。要知道,正如要戒掉其他的壞習慣一樣,令當事人脫離縱容壞習慣的環境非常重要,省府可以考慮禁止分心司機駕駛。例如在1年內被捉兩次的司機,即時停牌兩個星期。

在此期間,犯者的生活安排肯定會大變,有助反省自己是不是真是世界中心的問題;重新認識原來並不是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的真相;感悟不即時回覆短訊所帶來的不便,遠比失去駕駛資格為低;體會作為一個行人,在馬路上遇到不小心駕駛的司機有多驚嚇;明白人的性命遠比發出一個“lol!”寶貴,也許更能具體地幫助犯者改掉壞習慣,從此不再在駕駛時觸碰手機。


相關討論
常識問題:孩子不肯扣上安全帶,應該打911嗎?
給違例泊車慣犯一些折騰
超得有理

Labels: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