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2, 2016

 

如果土耳其軍事政變沒閃敗

土耳其7月15日晚的菜鳥級軍事政變閃敗,捏一把汗的除了該國總理埃爾多安外,還有整個西方陣營。 

土耳其位處歐亞之間的火藥庫地帶,是一個舉足輕重的戰略位置。
雖說在2016全球軍力排行榜上,土耳其排第八,比排第二的俄羅斯低了好幾班,但作為北約成員國之一,土耳其肩負了牽制俄羅斯西進的重要任務。再加上近年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在中東四處亂竄,即使不時傳出土耳其暗通「伊斯蘭國」或資助中東極端組織的消息,但始終是歐洲的一道防火牆。這樣一個北頂俄羅斯、南阻「伊斯蘭國」的國家,如果軍事政變成功,新政權對西方不太友善或導致出現內亂,歐洲局勢定必暗湧重重,西方陣營恐怕要抓破頭皮,重新評估戰略部署。 

除了戰略考慮外,如果埃爾多安政權被推翻,換上軍人政權,西方國家在道德上也多了一重麻煩。
雖說埃爾多安這個「民主政權」真的沒有什麼民主內涵,而且北約《成員國行動計劃》也沒有寫明成員國必須是民主國家,只要「顯示對法治和人權的承諾」就可以了,但若果連形式上有民主都稱不上,跟以民主為道德制高點的西方陣營走在一起,始終有點難看。
在軍事政變期間,儘管被埃爾多安政府管治了13年的土耳其人權記錄乏善可陳、經常彈性落實言論和媒體自由、大力壓迫庫爾德人,美國總統奧巴馬仍能大聲呼籲各方支持「民主地選出的土耳其政府」!
在政變流產後,美國國務卿克里馬上改口提醒土耳其「北約有尊重民主的要求」;歐盟後來也發表聲明,呼籲土耳其當局尊重法治、人權和基本自由,包括給予公平審判的權利,但埃爾多安政權的一連串鏟除異己行動,包括迅速整肅了超過50,000國民(當中有逾15,200名教職員、1,500名大學教授)和宣布暫時中止歐洲人權公約(European Convention on Human Rights),可說是對西方國家瘋狂打臉!但打臉歸打臉,土耳其政府仍是「民主地選出的政府」,若短期內再出什麼岔子,西方國家恐怕還是會腫著臉呼籲支持「民主政府」。 

在政府的強權壓迫下,土耳其的內部矛盾其實已越演越烈,埃爾多安的支持率近年亦一直往下跌。今次軍事政變雖然閃敗,卻已把土耳其政局的動盪展現人前,西方陣營大概已明白到,土耳其再出什麼岔子只是遲早的事,是時候要著手準備B計劃,以應對突如其來的狀況。


相關討論
政治才是玩命的根源
社會轉型不是一齣電影
民選激進反西方政府的現實

Labels: , , , ,


Friday, July 08, 2016

 

玩弄政治也忽悠不了的數字

感覺上,省教育廳是要跟溫哥華教育局較真了。
在教育局否決了教育廳的建議,無法在6月底交出平均預算後,省教育廳長 Mike Bernier 開記者會,會上多次指摘教育局玩弄政治。
「玩弄政治」基本上是任何涉及兩級政府撥款爭抝都適用的字眼,卻鮮有明刀明槍的用來指摘對方,所以當 Bernier 三番四次的指教育局玩政治時,除了有點火藥味外,也大有攤牌的味道。 

談到教育,以維護學生權益為名爭取更多撥款,一般較容易取得道德制高點,得到公眾同情,不過今回教育局似乎佔不了便宜,事關有些數字不能輕易忽悠得了。

例如去年教育局的初步預算顯示有逾2800萬元財赤,但到年尾結算卻有730萬元盈餘,差距達3600萬。之前一年的初步預算顯示有近2500萬元財赤,結果卻有逾1100萬盈餘,相差3550萬。
這種「開低走高」的情況可追溯至2010年,年年如是,如何讓人相信今年的2400萬元預算財赤不會又是另一次的「狼來了」? 

又例如,在本學年初,溫市教育局有約2400萬元累積營運盈餘。如果年年赤字,一窮二白,又何來千萬元盈餘? 

再例如,自2011年以來,教育局的入讀率下跌10%,但從省府獲得的撥款卻增加了20%,估計現時溫市學校的使用量只有不足85%。「殺校」聽起來蠻傷感情,但關閉部分學校以減少開支,把學生聚在一起充份利用設施,把撥款用於開辦新課程或更新設備,不也是維護學生利益之舉嗎? 

溫市教育局究竟是在玩政治、玩數字,還是玩什麼,外人不得而知,只是以上列舉的數字動輒都是以百萬元做單位,教育局作為一個花公帑的系統,管你跟省府在較什麼勁,也必須要給公眾清楚的交待。


相關討論
工潮只是告一段落
謹慎理財是納稅人對政府的要求
一大場忽悠!
悲壯的中國式教育

Labels: , ,


Sunday, July 03, 2016

 

鮮有教育青少年的「生存之道」

溫市政府早前公布2016年度無家可歸者統計報告(Vancouver Homeless Count 2016),報告由450個義工於3月10日到溫市街頭收集資料,再交由市府人員分析撰寫而成。
根據報告,溫市現時有1,847個無家可歸者,較上年度的1,746人上升近6%,當中25歲以下無家可歸者有171人,佔整體的15%。這個字比2015年的199人和2014年的410人都為低,不過早在2010年,溫哥華基金會(Vancouver Foundation)已宣稱,在溫市有多達700個年輕無家可歸者,現時不同組織也把年輕無家可歸者數字定於700左右,溫哥華盟約之家(Covenant House Vancouver)更指去年有超過1,300年青人使用該組織的服務。 

年輕無家可歸者數字不易確定的原因,是他們的形態跟成年無家可歸者不同。他們一般不會長註在特定位置;有的是間歇性離家出走;有的可能從寄養家庭逃出來一兩個月後,被送往另一個寄養家庭,之後又溜出來兩三個月;有的則更「隱性」,離家出走後、到不同朋友家借宿,間中又到庇護中心住上一些日子。 

不過,在這些年輕無家可歸者也有一些共通點,其中一個是跟家人相處有困難,慢慢走上流落街頭的路。當中有部份的情況比較嚴重,例如見証過家庭暴力,或者被家人用暴力對待。但其實不只是面對極端家庭狀況的年青人,才有離家出走的機會。筆者曾有年青人工作經驗,發現有的年青人雖沒有經歷過太極端的情況,但就是跟家人相處不來,間中離家出走,如果過程中交上不良份子,或染上毒癮,在得不到充分的家庭支援下,加增了逐漸長期離開家庭的機會,甚至成為無家可歸者。 

而即使沒有走上無家可歸者的路,跟家人(特別是父母)相處不來,對青少年的成長有著重要的影響。社會對青少年所投以的關注不少,特別在自我認識、個性發揮等方面,在中學也有指導學生規劃前途的課程,但鮮有與家人相處的教導。 

其實跟父母家人相處,直接影響青少年當下及未來的生活,是必須學習的「生存技能」。若能在家中的「實戰經驗」中,訓練出高度的情商(EQ)、互諒互讓的「溝通技巧」、求同存異的「談判技巧」、在複雜人事關係中的「生存技巧」、打點生活的「自理能力」,以及積極面對限制的「正面思想」等,不單當下的生活更完滿,對將來的事業、婚姻和家庭也大有幫助。 

年輕無家可歸者不是一個容易解決的社會問題,涉及的範圍又闊又複雜。而家庭生活出現困難,也不一定是年青人的錯。不過加強青少年與父母家人相處的能耐,引導他們珍惜一個接受供應又學習貢獻的成長機會,對年青人而言肯定是一個正面的過程,或許也是一個有助長遠地舒緩部份社會問題的方法。

相關討論
一蟹不如一蟹!
幸福起跑點
我們需要一個能塑造父親的社會
努力加餐飯
幸福從小由小做起

Labels: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