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6, 2016

 

在焚燒波鞋的火光下

美國《華爾街日報》記者11月9日於Twitter帖文,引述New Balance公共事務副總裁Matt LeBretton指:「老實說,奧巴馬政府無視我們的意見, 現在特朗普當選,我們認為事情會往正確的方向發展。」

帖文一出,New Balance運動鞋就火紅了,而且真的是烈火熊熊!因為有反特朗普的用家焚燒New Balance運動鞋,以示抗議。

LeBretton解釋說,有關言論不是一個政治取態,只是針對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TPP)。該公司其後也在報章刊登聲明指,公司其實也支持民主黨的希拉利和桑德斯把貿易重點放在增加美國製造業的工作上,想在美國本土生產的鞋越來越多。

經相關單位清楚解釋後,事件繼續在社交媒體上燒得如火如荼。
有網民要求公司採取具體行動,炒掉公司內支所有持特朗普的員工以表誠意,否則再也不會買該公司的鞋。有網民則完全不賣賬,用高尚的道德口吻指責該公司,為了利益,完全無視特朗普的種族主義和他不夠資格擔任總統等事實。

這邊廂有人燒鞋,另一邊廂卻有人大力支持!
薄有名氣的白人至上主義者 Andrew Anglin 撰文表示,今後全力支持New Balance,把該公司封為「特朗普革命」的官方品牌!並呼籲特朗普支持者從此以鞋為記,「到時候只要看一眼彼此的運動鞋,就知道我們是不是持相同想法了」。面對忠粉的熱烈支持,該公司馬上回應,強調公司「不能容忍任何偏見與歧視」。

在各大公司紛紛在海外設廠的趨勢下,以波士頓為基地的New Balance 其實是一家蠻有意思的企業,一直標榜「美國製造」,是目前美國唯一堅持本土生產的運動鞋品牌,每年在美國生產逾400萬對鞋。反對TPP是因為協議其中一項條款撤銷對越南產鞋的關稅,無形中鼓勵了如Nike、Adidas等大企業更多從越南進口運動鞋。

這樣的一家以真金白銀支持本土製造業的公司,如今卻落入火燒後欄的局面,在熊熊火光中所映照的是美國社會的分化,這分化以民粹主義為燃料,燒旺的是強逼人非理性地選邊站的暴力,燒掉了的是客觀了解事實和冷靜分析討論的空間,長此下去,燒光的恐怕是美國社會的和諧以及在不同理念交滙下所產生的創造力。


相關討論
民主黨低估選民怒火 把政治素人送進白宮

Labels: , , , ,


Friday, November 18, 2016

 

歧視傳單性質惡劣 社區不可掉以輕心

原文刊於11月18日《星島日報》

在一個文明多元的社會,一切挑動族裔仇恨的言論和行為都必須杜漸防微。近日在列治文市社區出現歧視華裔的傳單,性質特別惡劣,社區心人士不能掉以輕心。

據了解,該歧視華裔的傳單與一個名為「另類右翼運動」(Alt-Right)的美國極端保守組織有關。

過往在列市也曾出現涉仇恨訊息的事件,但都屬於個別事件。 而此次事件的性質之所以特別惡劣的原因,首先是在於傳單不止在於渲洩,而是公然招攬區內白人參與種族主義運動,並且堂而皇之地留下組織網址等聯絡資訊,是屬於組織性極強的事件。

利用社會議題作火藥引 
其次,是傳單以明確針對和徹底否定華裔的形式出現。傳單上繪有一個疑似姚明的漫畫頭像,姚明是一位成功打進美國全美籃聯(NBA)的中國籃球員,他的成功受到美國籃球界的認同,在美國主流社會也享有一定的知名度,即使現已退役返回中國,仍被視為中國籍球員晉身美國球壇的佼佼者。在歧視傳單上放上類似他的畫像並配以挑動族裔仇恨的語句,所要傳遞的訊息是,即使已獲大眾廣泛接受的成功人物,只要是華裔,仍然不會得到認同,仍是該受排斥的目標。

其三,該以歧視華裔為目標的招攬傳單,竟在華裔人口近5成的列治文市派發,不單有正面挑釁之意,更有試圖在區內煽動分化、引發對立的惡劣動機,對社區和諧構成威脅。 傳單又試圖以語言爭拗和房屋可負擔性等議題作為點燃非理性情緒的火藥引,把華人標籤為不同社區問題的始作俑者。

帶善意建立更美好的列治文
對於「另類右翼運動」組織這種惡劣的意圖,我們必須嚴正指出,作為一個文明包容的多元文化社會的一員,每一個成員都有責任和義務去共同面對社區內不同的問題;要以開放互諒的心態去共謀解決之法;以促進和諧為目標,帶著善意去消弭矛盾和誤解;以下一代人的福祉,作為同心克服困難的動力;以列治文將成為一個比今日更美好百倍的社會作為願景,堅決拒絕仇恨、分化以及一切極端言行,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同心建立一個屬於所有人的社會。

列治文是多元文化的列治文,是二十多萬包括來自世界各地默默作出貢獻移民的美好家園,決不允許極少數別有用心的極端分子加以破壞。
相關討論
星島:仇華傳單煽動種族對立 白人優越言論驚現列市
有片睇 CTV: Racist flyer calls on white people to 'save Richmond'
有片睇 Global News: ‘Shocking’ white supremacy posters delivered to Richmond homes
有市長訪問 News1130: Flyer suggesting racism circulating in Richmond

Labels: ,


Tuesday, November 15, 2016

 

香港新議員愛搞事 不知有所為有所不為

原文刊於10月20日《星島日報》

在2004年,首次當選香港立法會議員的社民連成員「長毛」梁國雄以「自己方式」宣誓開始,候任議員宣誓儀式成了每屆立法會首場大戲。由在宣讀誓詞前後高叫口號、以「斷截禾蟲」方式讀出誓詞、在誓詞「加料」、或帶同道具上場等,花樣多多。

今屆新科議員宣誓更惹火,青年新政兩名候任議員梁頌恆和游蕙禎以英文宣誓時,不僅疑似爆粗,並且把China讀成Gin-na(「支那」),被抨辱華,餘波未了。為甚麼新任議員做出如此「犯眾憎」的事?不敢說他們不知天高地厚,恐怕他們根本不懂何謂「有所為有所不為」。

議員在宣誓時搞出「大龍鳳」其實並非香港獨有,在加拿大也出現過。 卑詩維多利亞候任市長赫爾普斯(Lisa Helps)2014年跟其他5位候任市議員,在宣誓儀式上拒絕表明效忠英女皇,稱他們效忠對象是維多利亞的市民,而非女皇。此舉引起該市擁護王室人士不滿,有市民指當年僅以89票之微贏得市長職位的赫爾普斯,如果在選舉前說明她會在宣誓儀式上「玩嘢」,大概就不會當選。

維市這場議員宣誓風波最終在有風無浪下度過。翻查卑詩省的《社區憲章》,「效忠英女皇」並非誓詞必要部分,候任市長和市議員只須宣誓保證不會買票、恐嚇選民以及貪污瀆職,即可完成手續。

加民選代表須宣誓「效忠」英女皇 
不過,類似的宣誓爭議在聯邦和省級議會就比較棘手,因為加拿大憲法規定,聯邦和省級民選代表必須宣誓「忠誠效忠」(faithful and bear true allegiance)英女皇。

在2012年,魁人黨勝出魁省省選,該黨以爭取魁省獨立為宗旨,時任黨魁馬華(Pauline Marois)在勝利演說中,聲言把目標直指魁省未來要成為一個獨立國家。 要該黨成員誠心誠意擁護加拿大已很不易,更何況要忠誠效忠英女皇!魁人黨既贏得大選,有民意支持,馬華為首的魁人黨候任議員會否在宣誓儀式上「玩嘢」?如果她真的搞甚麼「自選動作」,迴避依法宣誓效忠英女皇,是否當得成省長?會否引發憲法爭議?

魁人黨候任議員在宣誓時的確有搞點小意思:撤掉議會中掛著的加拿大國旗,僅留下以百合花為標誌的魁省省旗;然後,一眾魁人黨候任議員平靜宣誓,乖乖地讀完法定誓詞(包括忠誠效忠英女皇的條文)內容。 到了重頭戲,馬華和她的內閣成員宣誓。他們的「自選動作」原來選擇閉門宣誓,在監察官員面前讀完法定誓詞(當然包括忠誠效忠英女皇部分),得以出任省長,讓新一屆省議會順利展開。

甚麼?最初把效忠問題說成大是大非,加上有民意支持,魁人黨不是要貫徹始終嗎?馬華不是誓言爭取魁省獨立嗎?現卻來個反高潮,把門一關就悄悄「過關」。唉,這並不是「玩嘢」,反而把民眾「玩了一鋪」!

當年才20歲、首次當選魁人黨議員的布盧安(Leo Bureau-Blouin),曾在推特(twitter)上說了一句「悲哀」(Good grief);另一魁人黨新丁議員迪歇納(Pierre Duchesne)則說:「那(宣誓效忠女王)不是最有意思的一刻。」 

尊重一些建制典章是重要的 
馬華如此臨陣退縮,一眾魁人黨又無原則又無腰骨,那,支持他們的選民一定會罵翻天吧? 根本沒有!為甚麼如此? 迪歇納的解釋很簡單:尊重一些建制典章是重要的。

這個解釋所反映的,不僅是個別政客的態度或政治智慧,而是成熟的議會文化和社會環境。議員得到民意支持,並不等於手執「尚方寶劍」,可以隨意亂砍;有話事權,更不等於可即時按己意擺弄既有典章。在不理想的建制框架下議事論事,不等於民意代表退縮。政客需要堅定立場,不等於跟不同政見的對手凡事「對著幹」。 當年宣誓過後,馬華政府續以爭取魁省獨立為己任,在加國框架內管理省政,該省政黨照樣互相傾軋。
請注意,這是成熟的議會文化,讓社會在穩定中求變革的現代政治常識。

昂山素姬祖國念Burma非Myanmar 
加拿大本身是個擁有民主自由的國家,議員要做大事,恐怕都不屑為「玩宣誓」這類小事而費神吧! 那又看看多年在軍政府鐵腕下的緬甸。昂山素姬在2015年緬甸議會選舉中,領導全國民主聯盟(簡稱民盟)在兩院中都取得過半議席,擁有壓倒優勢。

民盟堅持要把就職誓詞中的「保衛」改為「尊重」憲法,因為民盟其中一個政治目標就是修憲,又怎能宣誓維護之? 民盟的要求沒有獲得批准。昂山素姬和一眾民盟候任議員也沒有在宣誓儀式上搞甚麼「行為藝術」,而是集體缺席。這種以公眾利益為念的政治行為,在今天香港議會文化漸告「失蹤」。

然而,大約一星期後,緬甸官方版本誓詞沒改動,昂山素姬與所有民盟議員卻宣誓正式成為國會議員。昂山素姬解釋說:「我們並非讓步,只是不願辜負人民的期望。」

珠玉在前,正陷於宣誓風暴中的候任香港立法會議員,都聽到了吧?還有,昂山素姬當然不會叫出Gin-na(「支那」),但她一直堅持把祖國名稱念作Burma,而不跟從軍政府所改的Myanmar!這種有所為、有所不為的從政風骨,才是選民所企盼。 香港這幾位候任的「自決」、「本土」議員,請多看國際時事,只躲在自己的粉絲堆中終究成不了大事。


更多相關討論
別讓自義蠶食了素養
如果「雨傘運動」要繼續
香港仍然是個非常可愛的地方
烽煙散後的那道裂痕

Labels: , , ,


Thursday, November 10, 2016

 

非一般總統登台 加美須重建新經濟關係

原文刊於11月9日《星島日報》 

無論喜歡與否,特朗普終於登上美國總統寶座,加拿大要學習如何跟這個非一般總統打交道。未來四年與特朗普共舞,我們都選好了音樂嗎?否則步伐不協調,彼此齬齟難免。

獲選為美國總統之前,特朗普素以商人姿態推銷他的「形象業務」。在貌似瘋狂言論背後,他提出以經營者頭腦,重振美國強國實力,這是主要競選策略。 美國是加國最大和最重要的市場。小杜面對的不再是跟他高度相似、思想左傾兼帶理想主義色彩的奧巴馬,而是老謀深算的商人總統。小杜和他團隊的談判技巧和智慧,足以影響本國經濟發展。

美國優先的單邊主義者 
在競選期間,特朗普多次高調抨擊《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簡稱NAFTA)和《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等自貿協議,令人擔心他上場後會奉行保護主義甚至孤立主義,不利加美經濟前景。

不過,縱觀特朗普的勝選演說,反覆強調「我們(美國)的經濟增長會翻倍,我們會成為世界最強勁的經濟體,同時會與其他願意與我們合作的國家和平共處……我要告訴全世界,我們一定會把美國利益放在首位,同時公平地對待其他人和國家」,他明顯不是個孤立主義者,對國際貿易也不帶著非理性的抗拒;他是個鼓吹美國優先的單邊主義者。「美國優先」將成為談判底線。 

NAFTA有利美經濟持續發展 
對加拿大的經貿而言,這種以「美國優先」去審視自貿協議的思維,應是正面訊息。因為只要客觀檢視,特朗普會發現NAFTA其實是對美國經濟持續發展的一項重要協議。

NAFTA所包含加美墨三國的自貿區擁有人口共4.5億,是目下世上最大的自貿區。該協議1994年生效至2015年間,三個成員國之間的貿易額,從2,970億美元增至1.14萬億美元。同期美國貨物出口從1,420億美元增至5,170億美元,佔美國出口總值三分一,加國更長期是美國最大出口市場。

不要忘記,實施NAFTA獲益最多的是美國農業、汽車業和服務業。光說農業,美國對加墨兩國農產品出口增長156%,遠超過對世界其他地區65%增長率。

即使是特朗普最關注的製造業,NAFTA也利多於弊。在部分的製造行業中,美國損失約68萬個職位,但整體而言,據美國商會數字,NAFTA的出口貿易為美國創造近500萬個就業機會。在2014年,美國製造商的出口金額達4,870億美元,為每個本地工廠工人帶來近4萬美元出口收入。 從美國利益優先角度出發,精明商人特朗普大概不輕易把一項每年可為美國帶來0.5%經濟增長的協議,丟進廢紙桶 。 估計他會就NAFTA協議的個別項目與加國談判,爭取對美國更大利益,而非放棄最大的出口市場。

妥協VS諍友  渥京的艱難功課
另外,特朗普對加拿大能源業相信可帶來刺激,他一向清楚表明支持已遭奧巴馬否決的TransCanada公司基石輸油管擴建計劃(Keystone XL),把亞省原油南輸美國。如果是,油管工程對兩國均有利,既創造大量職位,又確保美國能源供應穩定。 特朗普以商人頭腦治國,假如決定進一步推動能源業,NAFTA角色更顯重要。美國其中一項最大入口貨品是石油,每年從加墨進口約1,442億美元石油。

從戰略角度看,NAFTA不但確保進口原油價格低廉,更減少美國對中東和委內瑞拉石油的倚賴。而且,加拿大以石油作為政治棋子威脅美國的機會微乎其微。 

美加長期唇齒相依,特朗普當不致阻撓加美貿易。杜魯多與特朗普博弈過程中,也須清楚計算加國所獲利益,例如特朗普曾表示通過Keystone油管計劃的同時,也要增加美方利潤;「美國優先」過了頭,加國企業和工人會不會淪為冤大頭? 此外,特朗普擺明不把環保視為重要考慮因素,更視巴黎氣候協議如無物,則小杜為著拓展能源南輸,會否在環保門檻上妥協?甚至被特朗普非一般行事風格牽著鼻子走,忘記諍友應盡「非其非」責任?這些都是渥太華未來歲月要交出的艱難功課。


相關討論
民主黨低估選民怒火 把政治素人送進白宮
指對手「偷」勝非新招 無損美選舉制公信力
拋出總統選舉被操縱論 特朗普純出口術為救票

Labels: , , , , ,


Wednesday, November 09, 2016

 

民主黨低估選民怒火 把政治素人送進白宮

原文刊於11月9日《星島日報》

「瘋子」?「攪局者」?「大嘴巴」?……無論你怎樣稱呼他,他是贏得了白宮寶座。
特朗普周二以278張選舉人票勝出,成為下一任美國總統。 特朗普以政治素人的身分坐進白宮,最大原因恐怕是民主黨全盤低估了選民不滿現狀的極度憤怒;奧巴馬也誤判了自己的政治本錢,以致他對希拉莉的勝算過於樂觀。當然,不能忽視的是,美國經濟不振、單一超強的國勢不斷下滑,也是選民怒不可遏、決心要換人做做看的原動力之一。

一般而言,現任總統跟選舉候選人都會保持距離,但在多次的希拉莉造勢大會上,奧巴馬自信滿滿地指出,現時美國的經濟狀況比8年前更好,在他的兩屆總統任期內經濟持續看漲,甚至彷彿要把希拉莉塑造成自己的政治遺產繼承者。

奧巴馬忽略了的是,8年前正值經濟衰退,而在他的任期內,平均國內生產總值(GDP)是2.2%,這低於美國自1948年以降的3.2%。按2015年數字計算,1%的GDP增長約為1.7億美元經濟活動。在奧巴馬帶領下,美國經濟復蘇速度頗為緩慢,再加上一系列社會主義式政策,導致國債增幅狂颷74%,多了8.26兆美元,令美國國債高達近20兆美元。國債佔GDP比例由奧巴馬剛上任時的73%,增至現在的105%。

經濟表現乏善 醫保焦頭爛額 
奧巴馬力推的「奧巴馬醫保」(Obamacare醫療保險計劃)在2010年實行,實行過程一波三折,隨著保險公司離場,不再為政府提供廉價醫保計劃,能實際享受奧巴馬醫保的人越來越少。據彭博社估計,到2017年,全美國將有逾100萬人不再能以低價續保。

在多年低迷經濟下,國民怨氣不斷累積。路透社及葉素斯列特(Ipsos Reid)民調公司所做民調顯示,64%受訪者認為國家正走在錯誤道路上,當中87%是共和黨人,44%為民主黨人。當問及對美國的感受時,第一個浮現出的詞語是甚麼?多數受訪者選擇的是「沮喪」,其次是「恐懼」和「憤怒」。其中藍領階層白人對目前窘境感受尤深,所積聚憤怒也最為明顯。 《The Esquire》雜誌及NBC新聞年初所做調查顯示,73%白人受訪者認為美國夢已死;而在認為美國夢已死的受訪者中,有其他思想連帶著出現,包括傾向反移民、認為白人正被世界淘汰,以及美國已經不再強大。

商人形象包裝「國家救星」
就在這種強烈而不穩定的情緒缺乏疏導不斷竄流之際,特朗普在共和黨黨內初選中以「讓美國再次強大」為口號,高喊「我感到非常憤怒,因為國家的運作超爛,……我們的軍隊簡直是一場災難。我們的保健是一場恐怖戲,……非法移民的狀況令人難以置信。我們的國家正由無能的人管理」,也許道出不少在困境中掙扎的美國人心聲,當中當然也有黨派偏見。特朗普以成功商人形象包裝,立時吸引了注意,甚至有不少人視他為「國家救星」。

在共和黨內黨初選中,其實已出現選民渴求情緒宣泄多於政綱內容的情形,可惜民主黨只把共和黨初選當作笑話般看待,為共和黨的尷尬而暗喜,忽略選民的怒火以及所引發的非理性訴求。 就是在選戰的末段,民主黨仍只把特朗普視作小丑般,奧巴馬繼續四出試圖以個人魅力為希拉莉拉票,滿以為再乏善足陳的政績、再不惹人喜愛的政治人物,都比無的放矢的政治素人強。 不正視大社會民心思變、沒有端出似樣的經濟政綱,加上輕敵,結果民主黨落得總統寶座以及兩院控制權盡失的局面。


相關討論
只差個特朗普而已
從新罕州回看加拿大
左右受壓的中間路線

Labels: , ,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