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0, 2016

 

非一般總統登台 加美須重建新經濟關係

原文刊於11月9日《星島日報》 

無論喜歡與否,特朗普終於登上美國總統寶座,加拿大要學習如何跟這個非一般總統打交道。未來四年與特朗普共舞,我們都選好了音樂嗎?否則步伐不協調,彼此齬齟難免。

獲選為美國總統之前,特朗普素以商人姿態推銷他的「形象業務」。在貌似瘋狂言論背後,他提出以經營者頭腦,重振美國強國實力,這是主要競選策略。 美國是加國最大和最重要的市場。小杜面對的不再是跟他高度相似、思想左傾兼帶理想主義色彩的奧巴馬,而是老謀深算的商人總統。小杜和他團隊的談判技巧和智慧,足以影響本國經濟發展。

美國優先的單邊主義者 
在競選期間,特朗普多次高調抨擊《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簡稱NAFTA)和《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等自貿協議,令人擔心他上場後會奉行保護主義甚至孤立主義,不利加美經濟前景。

不過,縱觀特朗普的勝選演說,反覆強調「我們(美國)的經濟增長會翻倍,我們會成為世界最強勁的經濟體,同時會與其他願意與我們合作的國家和平共處……我要告訴全世界,我們一定會把美國利益放在首位,同時公平地對待其他人和國家」,他明顯不是個孤立主義者,對國際貿易也不帶著非理性的抗拒;他是個鼓吹美國優先的單邊主義者。「美國優先」將成為談判底線。 

NAFTA有利美經濟持續發展 
對加拿大的經貿而言,這種以「美國優先」去審視自貿協議的思維,應是正面訊息。因為只要客觀檢視,特朗普會發現NAFTA其實是對美國經濟持續發展的一項重要協議。

NAFTA所包含加美墨三國的自貿區擁有人口共4.5億,是目下世上最大的自貿區。該協議1994年生效至2015年間,三個成員國之間的貿易額,從2,970億美元增至1.14萬億美元。同期美國貨物出口從1,420億美元增至5,170億美元,佔美國出口總值三分一,加國更長期是美國最大出口市場。

不要忘記,實施NAFTA獲益最多的是美國農業、汽車業和服務業。光說農業,美國對加墨兩國農產品出口增長156%,遠超過對世界其他地區65%增長率。

即使是特朗普最關注的製造業,NAFTA也利多於弊。在部分的製造行業中,美國損失約68萬個職位,但整體而言,據美國商會數字,NAFTA的出口貿易為美國創造近500萬個就業機會。在2014年,美國製造商的出口金額達4,870億美元,為每個本地工廠工人帶來近4萬美元出口收入。 從美國利益優先角度出發,精明商人特朗普大概不輕易把一項每年可為美國帶來0.5%經濟增長的協議,丟進廢紙桶 。 估計他會就NAFTA協議的個別項目與加國談判,爭取對美國更大利益,而非放棄最大的出口市場。

妥協VS諍友  渥京的艱難功課
另外,特朗普對加拿大能源業相信可帶來刺激,他一向清楚表明支持已遭奧巴馬否決的TransCanada公司基石輸油管擴建計劃(Keystone XL),把亞省原油南輸美國。如果是,油管工程對兩國均有利,既創造大量職位,又確保美國能源供應穩定。 特朗普以商人頭腦治國,假如決定進一步推動能源業,NAFTA角色更顯重要。美國其中一項最大入口貨品是石油,每年從加墨進口約1,442億美元石油。

從戰略角度看,NAFTA不但確保進口原油價格低廉,更減少美國對中東和委內瑞拉石油的倚賴。而且,加拿大以石油作為政治棋子威脅美國的機會微乎其微。 

美加長期唇齒相依,特朗普當不致阻撓加美貿易。杜魯多與特朗普博弈過程中,也須清楚計算加國所獲利益,例如特朗普曾表示通過Keystone油管計劃的同時,也要增加美方利潤;「美國優先」過了頭,加國企業和工人會不會淪為冤大頭? 此外,特朗普擺明不把環保視為重要考慮因素,更視巴黎氣候協議如無物,則小杜為著拓展能源南輸,會否在環保門檻上妥協?甚至被特朗普非一般行事風格牽著鼻子走,忘記諍友應盡「非其非」責任?這些都是渥太華未來歲月要交出的艱難功課。


相關討論
民主黨低估選民怒火 把政治素人送進白宮
指對手「偷」勝非新招 無損美選舉制公信力
拋出總統選舉被操縱論 特朗普純出口術為救票

Labels: , ,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